失信企業摘帽難不難?


微信公眾號“瞭望”10月25日消息,談好的生意,莫名其妙“黃”了;參加項目投標,沒競標就被“刷”了;向銀行貸款,被無情拒絕……近年來,一些曾經的失信企業雖已進行了整改,卻沒有及時進行信用修復,仍戴著失信“帽子”,企業后續經營行為處處受限。

記者在江蘇等地調研發現,當前企業信用修復還存在部門間程序不同、信息共享不足等問題。專家建議,應盡快解決信用修復條線多、公示系統不統一等障礙,提高一體化水平,降低企業信用修復制度性交易成本。
信用修復也有“適應癥”

“幾天后,我們準備參加兩個項目投標,但‘信用中國’上有企業曾被行政處罰的公示,招標方不認可公司資質?!辈稍L中,有企業代表向記者倒苦水,之前罰款交了,失信行為也已糾正,沒想到還有麻煩。

“企業一旦受到行政處罰,相關信息就會同步到‘信用中國’網站上公示,影響企業參加招投標、政府采購等資格?!睒I內人士說,交了罰款并不意味著“麻煩”就會自動解除,企業需要先主動整改,糾正失信行為,再申請信用修復。

為了保障企業失信主體權益,提高全社會信用水平,2019年,國家發改委辦公廳印發《關于進一步完善“信用中國”網站及地方信用門戶網站行政處罰信息信用修復機制的通知》,對“信用中國”網站及地方信用門戶網站行政處罰信息的修復工作予以規范,并規定了行政處罰信息修復條件。

首先,申請人須已履行行政處罰決定,主動糾正失信行為,消除不良影響,完成需要整改事項;其次,申請人公開做出信用承諾,并提供身份材料;最后,行政處罰信息在信用網站上的公示時長已滿足最短公示期。

一般情況下,按照失信行為造成后果的嚴重程度,可將行政處罰信息劃分為涉及一般失信行為和涉及嚴重失信行為。其中,涉及一般失信行為的行政處罰信息公示期為3個月到1年,涉及嚴重失信行為的行政處罰信息公示期為6個月到3年。
最短公示期滿后,失信主體可提出信用修復申請。如果失信主體出現賄賂、逃稅騙稅、惡意欠薪、非法集資、合同欺詐、傳銷、制售假冒偽劣產品和故意侵犯知識產權、虛假廣告等特定嚴重失信行為,其行政處罰信息公示期為3年,期間不予修復。

記者采訪發現,近年來,特別是今年受疫情影響,一些企業無意間出現信用瑕疵,對信用修復需求有所增加,但數量并沒有明顯增長。

以江蘇為例,目前企業信用修復集中在環保、住建、安監、交通等領域?!斑@四類領域行政處罰信息信用修復申請占全省總數一半以上?!苯K省公共信用信息中心工作人員介紹,2019年7月1日至2020年7月23日,江蘇通過“信用中國協同工作平臺”共辦理行政處罰信息修復申請20889件。其中,環保領域信用修復申請占比近四成,為修復申請最多的領域。

信用修復堵點何在

修復信息難共享、修復途徑不寬闊、修復意識待提升……記者調查發現,受官方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沒有完全打通、市場化企業信息查詢系統沒有信用修復有效途徑、企業自身的信用管理和修復意識沒有明顯提升等因素影響,企業信用修復仍存困難。

其一,信用修復信息“打架”,跨部門溝通難度大。

當前,多個渠道公示企業信用記錄。比如,“信用中國”網站和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因兩大系統分屬不同部門,修復路徑不盡相同,修復信息?!白笥一ゲ?。
“一些企業到信用辦反映,在‘信用中國’網站已撤下了失信記錄,但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上的記錄仍然存在?!苯K未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市場部經理俞心越說,“信用中國”網站可接受企業或委托中介機構申請修復信用,而各地市場監管部門只在接到行政處罰機關的信用變動記錄后才撤銷公示,一般不接受企業或中介機構申請修復。

其二,市場化信用修復潛藏灰色地帶,增加了企業修復成本。

一些市場化網站歸集了大量行政處罰信息,但有的無法及時錨定企業后續修復動態,有的未規定修復途徑,這導致“信用中國”等官方平臺撤下失信信息公示后,在天眼查等市場化平臺上仍能看到涉事企業的行政處罰信息。
同時,有些不正規的市場化信息查詢平臺還潛藏著灰色地帶,“惡意注冊”和“虛假認證”等情況時有發生。
紅盾征信(宿遷)有限公司工作人員王利權說,有的企業擔心沒有修復的處罰信息會影響招投標、銀行貸款,不得不花錢刪除,給企業造成負擔。未來隨著社會整體誠信意識提高,商業信用網站的數量還將持續增長,涉事企業如需修復信用信息,相關成本或將成倍增長。

其三,信用修復意識不足,風險意識欠缺。

記者隨機走訪了江蘇十多家企業,多數受訪企業對信用修復并不了解。有的企業雖聽說過“信用修復”,但并不清楚具體修復流程。
“企業信用管理意識仍然淡薄,對信用修復缺乏了解?!庇嵝脑秸f,由于當前還沒有專門的信用立法,在一些企業看來,信用約束不是“硬杠杠”,對企業信用風險的重要性不夠重視。

探索建立統一標準的信用修復機制

針對當前政府部門間以及政府部門與第三方信息歸集網站間存在數據孤島現象、信用修復政策不一致、部分企業信用管理意識不強等問題,多位受訪者建議探索建立統一標準的信用修復機制。

一是加快建立完善協同聯動、一網通辦的信用修復服務。

專家認為,政府部門間信用修復數據宜做好同步共享,拓寬信用服務機構與政府信息共享的渠道。將各部門信用信息匯集到統一平臺,做到“應公開、盡公開”,避免由于不同部門、不同地區的公開水平不一致造成數據源不統一等問題。
有技術人士建議,利用大數據或區塊鏈技術建立跨部門的信用基礎數據庫,以數據開放鼓勵社會創新,實現社會共建。以完整的數據鏈與各部門、數據應用方、社會專業機構進行共享,鼓勵社會各界利用先進技術研究和推動社會信用建設。

二是盡早建立企業信用數據應用指導標準。

專家建議,在保障信用信息客觀完整的基礎上,根據違法時間、違法行為嚴重性、違法頻率、歷史表現等因素,建立信用數據應用指導標準。在政府采購、銀行貸款等領域規范統一標準的同時,為潛在數據社會應用主體提供指導,保留多元數據應用主體對數據是否采信的決定權。

三是信用立法工作應早日提上日程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認為,我國尚缺乏系統性的信用法律體系。行政法規、國務院規范性文件、部門規章和地方法規圍繞信用責任已經破冰,但仍存在倡導性較強、操作性偏弱、立法階位有限以及文件之間相沖突等問題。建議盡快啟動信用立法工作,明確信用責任與其他法律責任之間的互動關系,對天眼查等市場化信息查詢平臺的公示行為予以規范。

來源:新華網、澎湃新聞

新疆25选7的开奖号码是多少钱 河北福彩20选5开奖结果 能提现的游戏 心悦麻将闪退怎么办 青海体彩11选5分布 浙江6十1开奖结果查询 981棋牌旧版本 腾讯欢乐麻将单机场 528千炮捕鱼游戏 吉林十一选五提前预测 今晚买什么码中特 极速赛车一天输了15万 十大信誉棋牌的平台 真人麻将用微信付款 快船vs灰熊 河内五分彩走势图\/互联网2机灵系统 安徽快三最长遗漏